只问播种,不问收获

  人生最美好的时光是童年。哪个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有个幸福快乐的童年?可我的孩子孙欣毅有一个痛苦与不幸的童年。

  一九九二年二月二十三日,我的孩子孙欣毅降临到世上,这是一个聪明漂亮的男孩子,他的到来给我们全家带来了无尽的欢乐。然而好景不长,孩子一岁时,一次高烧过后,原本活泼可爱、牙牙学语的孩子变得十分安静,平时顽皮好动的他,似乎对周围的一切无动于衷。尤其是春节燃放鞭炮,别的孩子都双手掩耳,唯独他却毫不畏惧地看着,我们很是奇怪,莫非孩子聋了,似乎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带着不安和疑惑的心情,急忙领着孩子来到南京儿童医院就诊,拿到医生的诊断书,手不住地颤抖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高度神经性耳聋,双耳110分贝,这无情的判决,犹如晴天劈雷,把我抛向绝望的深渊……

  抱着熟睡的孩子,失魂落魄的回到家中,一家人整日以泪洗面,瞬间一个和睦欢乐的家被淹灭在迷茫之中。从此,我们的生活中再也没有了欢声笑语,忧虑整日徘徊在心头,望着孩子稚嫩的小脸,总是在想,你要是能开口叫声"妈妈",那我该是多么幸福呀,每想到这,我的心都在滴血,我一定要治好孩子的病,哪怕倾家荡产,哪怕用我的耳朵来换他的听力,就这样,我们开始了漫长的求医道路,我们来到上海、南京、合肥等各大医院求治,可是专家们的结果却是一致的:比症为不治之症。我们祈求医生:大夫,只要儿子能开口说话,花多少钱,我都情愿。医生说这种重度耳聋,到哪里也治不好。我们还不死心,哪怕有一线希望,也要为孩子治疗,得知南京有一家医院能治(每天半小时的针炙),我们就每天带着孩子往返南京,无论刮风下雨从不间断治疗,一直到孩子四岁时,花去积蓄上万元,具孩子的听力改变慎微,我们曾绝望过,但看到可怜的孩子,只能泪水咽到肚里,度过一个又一个不眠之夜。

  面对一个聋哑孩子,当时对我们年青的父母来说,束手无策,因为聋孩子的脾气都不好,心里想的嘴里说不出,他每每想要一样东西就用手乱比划,于是就抱着他到处看、到处指、到处找,能顺利找到还好,一找不到,只有把痛苦深深地埋在心里。这时通过新闻媒介,得悉南京的周婷婷在父亲周弘的教育下,从聋女到神聋的事迹,深受启发和鼓舞,抱着期望,请了长假,陪同孩子到南京参加周弘创办的聋儿康复班,开始我们住旅馆,后来租住了房子住了一年多,由于家庭经济的拮据,领着孩子无可奈何地回到家里,进行家庭康复教育。

  聋儿的家庭康复教育,对于我们作为一名普通的工人,文化水平又不高的父母来说,谈何容易,但我们作为聋儿的父母,就必须付出比别人更多的辛苦和努力,这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于是我给孩子配了一只两千多元的助听器(由于经济有限,只好配了一只),买了一些聋儿康复教材,从头学起,边学边教,刚开始,我曾一本正经地教他学a、o等字母的发音,可是行不通,他学着我,只是张张小嘴,一点声音也没有,孩子也没多大兴趣,后来针对孩子喜欢玩的特点,就陪他做游戏,开火车、划小船,在游戏中大喊大叫,孩子也十分兴奋,跟着我大喊大叫。有时在路上,我看着什么就大声说给孩子听,常引来人们惊异的目光,仿佛在看一个疯子。记得有一次,在汽车上,我正在教孩子说话,孩子怪怪的发音,把乘客的目光集中过来,有歧视的,还有人在讥讽地说着,那个孩子是哑巴,当时我的心紧缩成一团,无望地看着孩子,看着他的小脸,真怕伤害到他脆弱的童心,很快爱心战胜了我的屈辱心,继续和孩子说话,渐渐我发现周围的目光变得友善了。

  一段时间下来,孩子已会发音,学习兴趣明显提高,这时我开始教他识字,我把家里的实物都标上汉字,什么电视机、冰箱、茶杯、碗等等,每次带他出去玩,他总是看到什么就让我写给他看,来不及取纸就写在手上,常常是我俩的手上写满了字,小狗跑了,小猫抓老鼠等等,应有尽有,这时我感到文字对聋儿的重要性,通过识字,孙欣毅的脾气有所好转,变得懂事听话了。也正是这时,孩子叫出了第一声"爸爸、妈妈",虽然含糊不清,但我们听起来却是清清晰晰,这是我们几年来的梦啊!

  那时我和孩子几乎是二十四小时形影不离,就连睡觉都抱着我的脸和我说话,说不清就写,写不出就画,这时,我惊奇地发现孩子特别喜欢画画,纸上、地上、墙上,画个圆圈就算太阳,画几个方块,下面画些圆圈就是火车,每画一张,我都给它写上名称,这样给他带来了无限的兴趣。

  随着时间的流逝,六岁半的孙欣毅到市聋哑学校读书了,入学时,他已初步认识近千字,会说一些基本的日常用语,并可看懂教师的一些语言,这对一个聋哑孩子来说,他的每一点进步,都会使家长感到欣慰和喜悦。现在,他已是四年级的学生了,在学校里,他得到了更多人的关爱,在教师的关心和爱护下,进步很快,连年都被评为"三好学生"。

  梅花香自苦寒来,没有耕耘,就没有收获。二OOO年是孙欣毅和我们全家最快乐的一年,也是他感到终身难忘的一年。孙欣毅在教师的耐心指导下,刻苦练画,终于以一幅"我爱滑雪"的儿童画,参加中国残疾儿童绘画邀请赛,幸运地入选,并飞往瑞士参加"长城与阿尔卑斯山手拉手"冬令营活动,一个刚刚八岁的聋哑孩子,获此殊荣,是对家长的一个鞭策,也使孩子对自己的未来看到一线希望。如果没有老师们的无私关怀,没有家长的精心操劳,没有孙欣毅的勤奋努力,怎么会有今天的荣誉。

  愿身残志坚的孩子们,珍惜自己身边的每一次机会,通过不懈的努力,在不同的领域里,凭借一技之长,走向成功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