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酬勤
——安徽省马鞍山市“博士母亲”戴德桂事迹

  在世界上第三大河流——长江下游南岸有座百万人口的城市马鞍山市。在这痤城市里有一位普通面伟大的农家妇女——戴德桂,其名字在该市已是家喻户晓,人们习惯称她为‘博士母亲”。现年63岁的戴德桂几乎耗尽了一生的心血和汗水,含辛茹苦将两儿两女培养成人、 成才,其中,两个儿子取得了博士学位。她以坚韧不拔的毅力所走过的风雨历程,在马鞍山市城乡传为佳话。

  峥嵘岁月
  出生于1937年的戴德桂和比她大4岁的老伴素呈安,一生拥有4个孩子,他们分别生于1963年、1965年、1968年和1971年。整个70年代至80年代初4个孩子同时读书,是戴德桂家最艰难的一段岁月。

  当时,4个孩子每学期的学杂费、 书本费就象是座座连绵不断的山头,搬完一座又一座,却总怎么也搬不完。

  在计划经济年代,农村几乎没有任何致富时间和空间。有限的两条路:一是披星戴月在生产队多挣些工分,二是最大限度地利用自家的庭院多养点家禽家畜。

  那年头,在戴德桂所在的霍里公社、苏李大队妇女从早到晚累死累活,一天只有7个工分,正常年份年终决算时,每个工6-8角钱。由于丈夫在公社办的木业社上班,戴德桂拚死拚活一年下来,还要超支 200多元。在那个年代200元钱在戴德桂家来说可谓是个天文数字,为了最大限度地减少超支,戴德桂以惊人的毅力付出超乎常人的劳动。当时,在生产队劳动除了绝大部分是“计时工分”外,还有少量的“计量工分”,每年春天割野草堆肥、秋天往粮站交公粮,是按斤两多少来计工分的,每年戴德桂把这两季作为两场战役来打,一场战役打下来,整个人都要瘦下一圈。

  春末夏初是江南的梅雨季节,这也是生产队里割草堆肥的大忙时 期。每天凌晨4点多钟,戴德桂就悄悄下了床,熬好一家6口人的稀饭, 磨快柴刀,奔到3、4里以外的向山地区割草。一天早晨5点多钟,正 当戴德桂割了150多斤青草捆好,挑上肩的时候,忽然电闪雷鸣,下起倾盆大雨来。前不挨村后不着店,戴德桂只好挑着沉重的担子往回奔。跑到一个小坡前,由于瓢泼雨水模糊了双眼,脚步太快,一脚踏空,连人带草栽进了水田里,她挣扎着站起来,乌黑的泥水从头顶一直流到裤管。她用手擦了一下满脸稀泥,咬紧牙关,把担子挑上了肩,一步步地移到田边,使尽全身力气怎么也上不了田埂,最后只好歇下来将四捆草解开,一捆一捆地拖上田埂,临走前,她又走下稻田,虔诚地弯下腰支,将上百棵被她压倒的秧苗一棵一棵地扶起。

  早上6点钟,儿女们听到屋檐下有动静, 打开门看见风雨中瘦削的母亲,站立在两座小山一样的青草之间,懂事的孩子们个个泪如泉涌。戴德桂轻轻地擦干儿女们的泪水,给每个人盛了一碗稀饭说: “赶快吃,吃饱了上学去”。

  每年秋季,戴德桂都要抓住生产队交公粮的机遇,千方百计多挣工分。当时,粮站在霍里镇上,距戴德桂所在苏李大队大塘二队约4 华里路,生产队规定每送40斤计10分工,戴德桂每趟都挑160斤, 而她自己的体重只有80斤,如此重担压在柔弱双肩上,常常是大汗淋漓、脸色发白,每挑一趟要在路上歇4、5次,有时生病或身体不适要歇7、 8次。乡亲们看到她如此拼命,就劝她少挑一点,可她总是说:“没关系,没关系”。但每晚回家躺在床上,身体象散了架似的,疼痛难忍。 起早摸黑地拚命干,一年下来,戴德桂能挣350多个工, 每个工都是由血和汗凝结而成。

  为了平时有点零花钱买盐、买点灯煤油、给孩子买笔、墨水、练习本、戴德桂充分利用自己家小庭院,饲养家禽家畜。鸡、鸭、鹅满地都是,家禽下蛋了,戴德桂积攒起来,有了5斤以上就拿到供销杜卖了,每次卖3、4元钱,戴德桂就存起来,等到下学期开学时给孩子们交学费,每年戴德桂都要精心喂养两头猪,到腊月就拖到食品站卖掉,交生产队上的超支款,称回一家人口粮。就这样一复一日,年复一年,戴德桂以一双布满老茧和伤痕的手,把4个儿女, 一个接一个从小学拉到初中,从初中拉到高中、大学。

  言传身教
  
戴德桂两个儿子、两个女儿之所以个个能吃苦读书,个个能成才,生活艰苦朴素,人们都说是潜移默化地深受其母亲影响。

  在生活极度困难的日子里,许多农家都不让女孩念书。当年,一些亲友看到德桂艰难度日,善意地劝她:女儿长大是人家人,念到小学毕业,能算算小帐,上街认得哪是男厕所,哪是女厕所就行,不要给两个女儿念书了。

  每当这时,戴德桂就想起小时候想念书,由于旧社会家里穷未能如愿,一生成为“睁眼瞎”,造成终身遗憾,结婚生儿育女后,她最 大的理想就是让孩子有文化,有出息。这种观念在她心中根深蒂固。为了不让孩子们学习分心,她总以十分坚定的口气对儿女们说: “只要我和你爸还活着,砸锅卖铁、那怕吃树皮、野草、卖血,都要把你们培养成人。”

  铿锵有力、掷地有声的慈母言是儿女们奋力拚搏战胜困难的力量源泉。母亲无私无畏的精神深深感染着4个孩子。由于家里穷,4个孩子很少有一件象样的衣服,有的衣服常常是两个哥哥穿完了,两个妹妹接着穿。懂事的孩子们从来没有怨言,有时两个妹妹穿着哥哥穿旧的裤子上学,被个别同学取笑而不高兴,戴德桂总是对两个女儿说: “不要在吃穿上和别人攀比,衣服再破旧、只要补得整齐、洗得干净、 做人品德好、学习成绩好,别人照样尊重你”。

  作为长子的秦才东在各方面都为弟妹钔做出了表率。1978年,年仅14岁的秦才东以卓著的成绩考上了安徽省重点中学——马鞍山市第二中学,从市区学校到郊区农村家中,有20公里的路程,每个星期回家一趟。每个星期六下午上完第二节课,开始徒步回家,进家门时已是伸手不见五指,星期天下午,又从家中徒步返回学校,高中两年,秋冬春夏,风雨无阻。母亲心疼儿子,每个星期给五角钱,让儿子来回乘车,可才东每次又分文末动交给母亲,他对母亲说“我少坐一趟车,就可以节约二角五分钱留给弟弟妹妹们读书啊。”

  1980年秦才东考上了北京钢铁学院,临行前,东挪西借凑齐了学费、却拿不出钱给儿子买—件象样的衣服。想来想去,戴德桂从箱底翻出了20多年前丈夫当兵时省下来的一件黄军褂,她连夜量体栽衣,为儿子赶制了一件合体的上衣,秦才东穿着这件由慈母细针密缝的黄军褂,度过了4年的大学生涯。每当他穿着这件珍藏了20多年,由母亲亲手缝制的衣服时,心里充满着温馨与幸福,奋发向上的动力由然而生。 谈及戴德桂最重要的品质,4个儿女都认为其母有超乎寻常的坚韧和刚强。1990年3月,与她生死与共,风雨同舟近30年的丈夫秦呈安患胃癌手术后,病情仍在不断恶化,为了挽救丈夫的生命,戴德桂独自户人终日陪拌着丈夫来回奔波于市区各大医院和苏李村的家中,直到10月份丈夫去世。其间,亲戚朋友都劝她把儿女们叫回来照顾危在旦夕的丈夫,可她总是说:“孩子们学习工作忙,不要影响他们。”远在英国的长子秦才东打电话到镇上与母亲通话,询问其父的病情,戴德桂强忍悲痛,坚朋告诉儿子:“请安心学习,家里一切都好。”可一放下电话,她却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她为无法照顾远在异国他乡的儿子面难过,更为丈夫即将撒手人间、与儿女们永别而揪心悲痛。母亲坚强的意志成为秦家4兄妹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 永远激励着他们在人生的道路上开拓进取。

  大地丰收
  
在中华传统文明中,习惯把父亲称为乾,象征天;母亲称为坤,象征生长万物、包容一切的大地。

  天道酬勤。一位身高1.5米,体重不到40公斤的农村妇女, 用深沉博大的母爱,在一片贫脊土地上,以一双勤劳的手,一副能移山填海的双肩创造出奇迹,夺得生命意义中最大的丰收。

  1985年,长子秦才东以优异成绩考取了世界名牌大学英国牛津大学攻读化工专业博土学位,留学期间;他先后担任了中国赴英留学生学联执委、秘书长、主席和《全英学联简报》主编,1986年作为赴英留学生代表受到了胡耀邦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1992年毫不示弱的次子秦才官也考入了英国牛津大学攻读博士学位,1995年7月, 他回国参加了中国科协第二届青年学术联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他和与会者受到江泽民、李鹏等中央领导的接见。长女秦才凤为了照顾母亲,1990年从合肥职业大学毕业后,留在国内工作。次女秦才云于1993年也考入了英国信息电脑学院新加坡分院学习。

  儿女有出息了,戴德桂当然十分高兴,但是,她对儿女们的要求更加严格了。不管是儿女回国,还是她到欧、美探亲,见到孩子总要叮嘱他们:无论何时何地都要为中国人争光,永远不能忘记家乡父老乡亲,永远不能忘记长江边上养育过他们的那块土地。要为家乡改变面貌多出点子,多想办法。她要儿女们做的事,自己首先身体力行。去年初她从美国硅谷那里探亲回国,上飞机前,她硬要从二儿子那里带些儿童读物之类的书让村里孩子们见识见识。儿子怕母亲旅途劳累就吓唬她说:“海关查你,到时上不了飞机”,她却十分认真地说:“不要糊我,这不是政治书,小人书没关系。”在众多带回国的书刊中有一本台湾出版的《吉屋》杂志,戴奶奶十分看重。书的内容全部是一些装璜华丽别墅和住宅小区。他对儿子说,家乡这几年富了,好多人家盖起了楼房,这本杂志是带给村上的瓦匠们看的,让他们也学学人家的设计,把家乡建设得漂亮一些。她叮嘱儿子:“好东西多带些到回国去”。

  在戴德挂的爱国、爱家乡的思想长期熏陶下,家乡的一草一木时刻都牵动远在国外儿女们的心。今年初,长子秦才东专门回国考察,决定在国内投资创业,把所学的知识奉献给祖国和人民。6月,次子秦才官回国探亲,买了地球仪和书籍、文具送给她的母校——苏李小学,并鼓励村上的孩子发奋努力,为了中华民族的振兴强大而刻苦学习!

  看到儿女们的所作所为,戴德桂会意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