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体育:从外援看中国足球的进步

   当1996年加斯科因率英格兰在工体给中国队上课的时候,当阿尔贝茨以汉堡历史最高身价征战德甲的时候,当奎瓦兹代表巴拉圭队在2002年世界杯上打进斯洛文尼亚两球的时候,有人想到,这些国际足坛大腕有一天会来中国踢球吗?

  恐怕没人会想得到,但现在,他们都来了。中国的足球俱乐部第一次请外援是在1994年,当时的沈阳队请来俄罗斯外援莎莎,在当时,对中国足球来说,那几乎是仅次于甲A开幕的重要事件。之所以重要,并不是因为莎莎有多大名气———如果不查资料,几乎已经没人记起这个名字了,而是仅仅因为他是外援。从1994到2003,从藉藉无名的俄罗斯打工仔到河床剑客奎瓦兹,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反映中国足球联赛的进步。

  不过我们所说的进步,主要是指中国足球联赛的吸引力,甚至再狭隘一点,说中国足球联赛在金钱上的吸引力有了相当大的进步,也没有什么不可以。当然,客观而论,中国足球的其他方面也有了一些进步,比如联赛水平、各队的实力以及俱乐部的经营观念等等,肯定比联赛创办之初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只是提高的幅度远远没有金钱提高的幅度大,———现在一个奎瓦兹的租借费大致相当于当初一家俱乐部全年的费用。但我们也不能不看到,在某些方面,却比10年前退步了,比如整个足球环境,联赛最近几年比最初几年要糟糕得多,假球、黑哨和赌球,已经成为中国足球的毒瘤。

  冷静分析中国足球对外援的吸引力,可以使我们能够客观地评价中国足球的进步。奎瓦兹、阿尔贝茨们之所以能来中国,固然是金钱的诱惑力不可抵挡,但也反映出,相较前几年,俱乐部在引进外援方面已经渐趋理性,不但要名气———名气是为了票房,还要看实力,———对俱乐部而言,实力才是最重要的,一个可以看得到的事实是,联赛外援水货越来越少。被认为是英格兰历史上最具天赋的球星加斯科因最终栖身甲B,而未能进入代表中国联赛最高水平的甲A,也说明了俱乐部的理性,———这哥们确实太老了,但意识技术都还在,应付乙级应该没有太大问题,何况他的名气还可以增加票房。

  但还应该看到,今年各俱乐部争相买大牌外援——本赛季各俱乐部为外援付出的资金肯定是历年之最,除了俱乐部自己的要求,更重要的原因是为了一张中超入场券。对各俱乐部来说,进入中超之后能有多少利益可图还是未知数,但如果不能进入,损失有多惨重却是可以想象得到的。所以,至少在今年的外援引进中,俱乐部的动作又增加了很多非理性的成分。而这些非理性因素,却是全拜中国足协所赐。又有消息说,足协在创办中超之后,又连续两年停止升降级,可以想见,到时还有哪家俱乐部愿意请大牌球星加盟。

  这十年以来,中国足球的各方面有了某种程度的进步,当然也包括足协的管理水平,但很遗憾,进步的幅度很小。